分享

更多

   

验方新编卷十三人咬伤,动物咬伤清鮑相璈

2011-09-11  觉金

驗方新編 卷十三   

 

清 鮑相璈


 

人畜蛇蟲咬傷

凡各物咬傷,日久不愈者,人咬傷第二方甘草治之,極效。

人咬傷

凡被人咬傷,其牙最毒。若有牙黃入肉,則痛不可忍。咬手指者,指與手掌俱漸漸爛落,年久難愈,重者喪命。無論日久初起,雖至腫爛,總宜用童便(用淘米水洗亦可),洗淨污 用人

又方︰照前洗淨之後,用甘草自己嚼融濃敷,乾則隨換,日夜不斷,三日必愈,屢試奇驗。並治各物咬傷亦效。有人被鼠咬指,數年不愈,照此洗淨敷治,三日收功,真神方也。

又方︰鱉甲燒灰敷之,奇效。

又方︰先用童便洗淨,用荔枝核焙研篩細摻之,外用荔肉蓋貼,雖入水不爛,神效之極

又方︰好柿餅一個,令人漱口潔淨,將餅嚼爛盛碗內,飯鍋上再蒸極爛,敷之,三日全愈。治過多人皆效。仍先用童便洗淨污血,方能見效。

虎傷

凡被虎咬傷,血必大出,傷口立時潰爛,疼不可當。急用豬肉貼之,隨貼隨化,隨化隨換。速用地榆一斤為細末,加入三七末三兩,苦參末四兩,和勻摻之,隨濕隨摻,血即止而疼即定。蓋地榆涼血,苦參止痛,三七末止血,合三者之長,故奏效如神。

又方︰樟樹嫩葉嚼食,並令人將此葉嚼融敷之,絕無後患。

又方︰但飲酒常令大醉,當吐毛出而愈。或用白沙糖調水多食,極效。

又方︰嫩松毛,捶融如泥,將傷口內塞滿,極效。

又方︰韭菜白,搗汁飲之,渣敷傷處。

又方︰內服生姜汁。外以姜汁洗過,用白礬末敷之。

野狼傷

干姜末敷,或胡椒末敷。初覺腫痛,少刻即腫消痛止,三日而安。

癲犬咬傷

此症最怕七日一發,發時天本無風,病者但覺風大,入帳蒙頭躲避,此非吉兆。過三七之日無此畏風,方為可治。被咬時,先看頭頂,如有紅發二、三根,趕急拔去,最為緊要。

隨於無風處,以冷茶洗淨污血,用杏仁搗融敷之,內服韭菜汁一碗,隔七日再服一碗,四十九日共服七碗。傷口上再煮熟雞蛋白蓋上,用艾絨在上燒數十次。百日內忌鹽醋,一年內忌豬肉、魚腥、酒色,終身忌食狗肉、蠶繭、紅飯豆,方得保生。否則,十有九死。此系葛仙妙方。有癲犬一日咬三人,止一人用此方得活,親見有效,切不可誤吃斑蟊毒藥,以致小便疼痛難忍。欲解斑蟊之毒,查解救諸毒門本方治之。

又方︰花盆內栽種之萬年青,連根搗融絞汁灌之,腹內如有小犬變成血塊,由大便而出。不論久近皆治,一切不忌,真仙方也。萬年青、其葉寬一二寸,高約八九寸,老而且濃者是。

又方︰從來瘋犬咬人,不治必死。投以打藥,則小便痛不可忍,百日內忌聞鑼炮聲。又,藥有斑蟊者,終身忌近苧麻處,否則即發。今得一方,服之能陰消,又不忌鑼、炮、苧麻,但半年內忌酒色,並忌豬肉、魚腥、鹽醋、蔥蒜及一切發物。方用點銅 三錢(銼碎),明 疑而又方︰初被咬時,即用砂酒壺兩個,壺內盛好燒酒,蕩滾去酒,以壺按在傷口拔出污黑血水,滿則自落。再以一壺去酒,仍按傷口,輪流提拔,以盡為度,奇效無比。或用癩蝦蟆(即蟾蜍,目紅、腹無八字紋者不可用)破開,連腸雜敷傷口,一日一換(換過即埋土內),並又方︰被咬時,即用豆豉研末,香油調稠為丸如彈子大,常在傷處時時滾搽,丸內如有茸茸狗毛,此系毒瓦斯已出,換丸再擦,至無毛為止,神效。仍照前禁忌一切,常食杏仁,以防其毒。或用蚯蚓糞(又名曲 ),香油調為丸,搽之亦可。

又方︰核桃殼半邊,將人糞填滿,取槐樹皮蓋傷口,再將核桃殼覆上,用艾火在核桃殼 上燒之,燒至遍身汗出,其人大困而愈。簡便而極神效。或用人糞濃敷傷口,以煮熟雞蛋白蓋之,用艾火燒數十次,更佳。

又方︰龍牙齒(又名馬鞭草)和荸薺煎水飲之,神效之極。

又方︰照後毒蛇咬傷服煙油之法治之。煙油味辣,服之味不辣者可治。緣犬因嗅蛇毒而瘋,故可與蛇咬同治。

又方︰地骨皮(即枸杞根)搗爛熬酒,服一二日,當茶飲,永無後患。

家犬咬傷

胡椒研細末敷之,雖傷重亦為過數日收功。惟初敷必痛而且腫,少刻,痛止腫消。有人被犬咬傷,血流不止,用此藥隨敷隨流,敷至第三次後血止,數日而愈,其效如神。

又方︰用木一截,向傷處指定,在木尾燒之,問其痛否?不痛乃愈。犬本屬土,此木能克土之意也。

又方︰甘草煎水洗淨毒瓦斯,以熱牛糞敷之,即時痛止。

又方︰番木鱉切片,瓦上炙焦存性,研末摻上,二三次收功。破爛日久者,半月必愈。

又方︰刮肉店墩板上油膩,拌白糖敷之,效。

又方︰甜杏仁去皮尖,嚼爛敷之。

馬咬傷

白煮豬肉一大片,同飯本人自嚼,貼患處,立時止痛,即愈。

又方︰先以艾火炙患處,複用馬糞及人糞燒存性,豬油調搽,即愈。

又方︰馬齒莧一握,煎湯日日服之,以愈為度。外栗子嚼爛敷之。

又方︰打馬鞭子,或籠頭索,燒灰摻之,即愈。其毒入心者,此二方亦效。

又方︰益母草搗爛,調醋烘熱敷之。

又方︰雞冠血塗之。牝母用雌雞,牡馬用雄雞,效。

豬咬傷

生龜板,炙,研細,麻油調搽,即愈。藥店多以熬過龜板假充,必不見效,須用生的自 炙為要。

又方︰熟松香貼患處,數日愈。

猿猴抓傷

金毛狗脊(藥名)焙,研末摻之,或麻油調搽,立愈。

貓咬傷

用薄荷煎水洗之。或用川椒煎水洗之。

又方︰陳蕞 頭,嚼爛敷之,次日結痂,神效。

鼠咬傷

荔枝嚼融敷,即愈。或用斑蟊燒灰,加麝香少許,口津調敷。或用貓兒口水搽之。

蛇咬傷

煙精膏︰凡遇毒蛇咬傷,惡毒攻心,半日必死。急取竹木杆煙筒內煙油(又名煙屎,其色如醬),用冷水洗出,飲一二碗。受毒重者,其味必甜而不辣,以多飲為佳。傷口痛甚者,內有蛇牙,多用煙油揉擦必出。此為蛇咬第一仙方,切不可疑而自誤。道光八九年間,粵 西崇善縣地方,有農人被毒蛇咬住,繞纏不放,急服煙油水數碗,並以煙油滴蛇口內,蛇即松口落地而死,其人無恙。

又方︰有人被蛇咬傷,即刻昏死,臂脹如臌少頃,遍身皮脹黃黑色。一道人以新汲水調香白芷末一斤,灌之,覺臍中聲響,黃同水從傷口流出,良久便愈。

又,一人蛇傷一足,百藥不效,後用新汲水洗淨腐肉,以白芷末加膽礬、麝香少許摻之,惡水流出,一月平複。

又方︰川貝母末,酒調,盡量飲之,少刻,酒自傷口流出,候流盡,以渣敷上,垂死亦效。

又方︰用兩刀在水內相磨,取水飲之,雖痛苦欲死可救。此蛇醫化人所傳方也。

又方︰用雞蛋破一孔,對傷口按住,少刻,蛋內色即變黑,黑則又換,以蛋色不變為止 (要雞蛋,不要鴨蛋),有人被蛇咬傷,即刻腫大異常,當將腫處用頭發捆緊,毒瓦斯不致散 開

又方︰用蝦蟆拔毒法(見卷十一癰毒諸方門)治之,或用蜘蛛拔毒法(見卷二手部門) 治之又方︰五靈脂一兩,雄黃五錢,共為細末。每服二錢,酒調服。不飲酒者開水調服。並敷傷處,雖至垂危亦可救也。

又方︰嫩黃荊葉(生於野地,生藥店有買,采取生者以七葉為佳)搗汁敷之,極效。

毒蛇纏身不脫

蛇纏人身,愈纏愈緊,最難解脫。急令其人在地遍身轉滾,蛇自骨軟而解放也,神效。

又方︰用草刺蛇尾上小眼,亦極神驗。

蛇入七竅

割母豬尾血滴入即出。

又方︰以胡椒末入蛇尾小眼內,蛇自退出。或用草刺蛇尾小眼亦妙。

蜈蚣咬傷

手指甲、磨水敷、立效如神,萬無一失。有人被蜈蚣咬傷,其色碧綠,腫大如碗,痛不可忍,百藥隨敷隨乾,其毒不散,後用此方治之,應手而愈。此法最為簡便,毋庸第二方也。各項毒物咬傷,雖未試過,想亦可治。

蠍螫傷

雄者傷人,痛在一處。雌者傷人,痛牽遍體。用井底泥敷之,乾則再換。或用新汲水以青皮隨痛處搭之。乾則再換,亦效。

又方︰用二味拔毒散(見癰毒諸方)更妙。

又方︰痛牽遍身者,用屋上瓦溝底泥,調水敷之。

又方︰畫地作十字,取土煎水服少許亦可。

又方︰用木碗蓋於痛處,過半日即愈,神驗之至。

又方︰蝸牛一條,搗融敷之,其痛立止。或照上蜈蚣咬傷方治之。

壁虎咬傷

一名守宮,又名蛇醫,又名四腳蛇。桑葉煎濃汁,調白礬末敷之。或照前蜈蚣咬傷方治 之。

黃蜂傷

蚯蚓糞,井水調敷,其痛立止。

又方︰芋頭梗,搗融敷,極效。

又方︰如傷處麻木難過,用臭蟲血塗之,立愈。

又方︰用二味拔毒散(見癰毒諸方),敷之,最效。或照前蜈蚣咬傷方治之。

射工溪毒傷

此水中射工,又有樹上毛蟲,亦名射工者,見後毛蟲傷方。射工,一名溪鬼蟲,又名射 影,又名水弩,出南方有溪毒處。長二三寸,寬寸許,形扁,前寬後窄,腹軟背硬,如蟬,又如鱉;六七月甲下有翅能飛,作鉍鉍聲;寬頭尖嘴,嘴頭有角如爪,長一二分;有六足,如蟹足,兩足在咀下,大而一爪,四足在腹下,小而雙爪;口有弩形,以氣射人影,去人三、四步即中,令人發瘡,不治即死。病有四種︰初得皆如傷寒,或似中惡。一種遍身有子,四邊微紅,犯之如刺;一種作瘡,久則穿陷;一種突起如石;一種如火燒狀。

又有溪毒中人,一名中水,一名中溪,一名水病。似射工而不見形,春月多有此病症。

頭痛惡寒,狀如傷寒,二三日則腹中生蟲,食人下部,漸食五臟,注下不禁,雖良醫難治。

初得則下部有瘡紅赤,形如截肉為陽毒,最急。若瘡如蟲嚙為陰毒,其勢稍緩,皆能殺人,過二十日,不治。方家用藥,與傷寒、瘟病相似,須用蒼耳草絞汁服一二升,並用棉蘸汁濃 敷下部,或以小蒜煮微熱湯(不可大熱,大熱則無力)洗之,若身發赤斑,其毒已出也。

又方︰取豉母蟲一枚,含入口中立愈,雖死亦活;或用鹽梅裹含之亦可;此葛仙《肘後方》也。豉母蟲,一名豉蟲,光黑,大如豆,浮游水上者即是。

又方︰豬血飲之即解。

又方︰知母連根葉研末服,或投水絞汁飲一二升,煮湯洗浴亦佳。夏月出行多帶知母,連根搗碎,投水上流,可避此毒。

又方︰雞糞(要白色者)與糯米糖調敷,效。

又方︰蒼耳草嫩苗(生草藥店有買)取汁和酒溫灌之,其渣濃敷傷處,甚效。

又方︰芥菜子末,和酒濃敷,半日止痛。

又方︰馬齒莧,搗汁一升服,以渣敷之,日四、五次。

又方︰皂角,長尺余者,好醋煮濃汁如膏敷之。

又方︰白鵝血飲之,並敷其身,極效。

又方︰夜睡時,以手摩身體有辣痛,熟視當有赤點如針頭,急捻之,以芋頭葉入內刮出 細沙,以蒜敷之,即愈。又痛處有刺如蝦須。用芋頭及甘蔗葉屈角入內,勾出其根則愈。遲 則其根入骨難治。

毛蟲傷

毛蟲,俗名楊辣子,又名射工,能放毛螫人,初痒,次痛,勢如火燒,久則外痒內痛,骨肉皆爛,諸藥罔效。用豆豉搗融,清油調敷,少時則有毛出,去豆豉,用白芷煎湯洗之。

如肉已爛,用海螵蛸末摻之,即愈。

又方︰先以水洗之,隨用馬齒莧搗爛敷之,一二次即愈。或以熟蜜搽之,亦效。

狗毛沾身

因瘙痒而破爛者,用青果(即橄欖)絞汁搽數次,即愈。或照上毛蟲傷人各方治之,更妙

蜘蛛傷

有人蜘蛛咬傷,腹大如臌,遍身生絲,飲白羊乳數日而愈。

又方︰藍靛汁一碗,入雄黃、麝香少許,點患處,並服其汁,神異之至。一人被傷,頭 面腫痛,幾致不救,服此而愈。蜘蛛投入藍靛即化為水,故有奇效也。

又方︰用羊肝遍體擦之,極效。

又方︰飲好酒至醉,則肉中自出小蟲而愈。

又方︰熱甜酒洗之即消。或照前蜈蚣咬傷方治之。

蛛傷

此物形以蜘蛛而大,一名壁錢,一名壁鏡,又名壁鏡,又名喜子。時作白窠如錢大貼壁 上,咬人最毒,不治必死。用桑樹枝燒枯煎濃汁,調白礬末敷之,極效。

又方︰用花盆內鋪地錦敷,或用陳醋搗敷,即愈。

又方︰以刀燒紅,置白礬於上,汁出乘熱滴之,立愈,神驗之至。或照前蜈蚣咬傷方治 之。

多足蟲傷

一名曜 ,又云即是搔甲子。藏於壁間,以尿射人。若誤中其毒,令人皮膚起燎漿泡,痛如火烙。初如飯粒,次如豆大,若不早治,傷處周遭交合則難救。急用棉蘸熱鹽水敷,數次即消。甚者則毒延及遍身,瘙痒不止,宜用二味拔毒散(見癰毒諸方)敷之,神效。或用大

蚯蚓毒

一名曲 、又名地龍。凡受蚯蚓毒,形如麻瘋,發眉脫落,或夜間身體作鳴。急以鹽湯 或鍛石煎湯時時洗之,其毒自去。或以白鴨血搽之。或用白鴨糞和雞蛋清調搽,更妙。或照 前蜈蚣咬傷方治之。

蠶咬傷

凡蠶嚙人,毒入肉中,令人發寒熱。以家用苧麻葉搗汁塗之,神效。

又方︰蜜調麝香敷之。亦效。或照前蜈蚣咬傷方治之。

烏龍刺傷

烏龍刺(又名火把焦)刺入泥中,人若足上簽踏,比蛇咬更毒,從腳腫至大腿,猶然可 救 愈。

仙鶴毒

仙鶴其毒在頂。養鶴之家,其鶴或傍樹枝,或臥叢草,將頭搔痒,遺有頂毒粘在樹間,人或不知,誤以手摸腳踏,登時赤腫疼痛異常,急以青松毛和糯米飯同搗敷之。立愈。

狐尿刺毒

一名狐狸刺,由螳螂盛暑交媾精汁,染於諸物,乾久有毒,人之手足誤觸之,則成此患。初起紅紫斑點,肌膚乾燥,悶腫, 痛,不眠,若時至十日後腐開,則瘡口日寬。初起未 潰者,以蒲公英連根煎濃溫洗。若得鮮者,搗汁塗之,更妙。內服黃連解毒湯,即愈。若已 潰爛,照前人咬傷甘草諸方治之。或照癰毒諸方治之。

又方︰腫痛欲死者,用雄雞破開敷之。或照前蜈蚣咬傷方治之。

各項毒蟲咬傷

用二味拔毒散(見癰毒諸方)敷之。其效甚速。

又方︰照前人咬傷甘草方敷之,神效。

又方︰如毒重者,急照疔瘡方內蜘蛛拔毒法治之(見卷二手部),最為神效。或照前蜈 蚣

筷子順 攪 效無

又方︰尿桶中陳尿(新尿亦可),或泡或淋一時之久,再用蜂蜜和真麻油加上敷之。

又方︰先用真桐油(真麻油亦可)敷之,敷後上加食鹽少許,再用生大黃研末撒上,立刻

又方︰蚯蚓數條,加白糖拌入,用碗蓋住,半日即化為水,搽之,神效且速。無蚯蚓用蜒蝣(俗名鼻涕蟲)亦可。

又方︰鴉片煙敷之,立刻清涼止痛。有人火藥燒傷,百藥不效、痛不能止,後用此方而愈。

又方,清涼膏︰新出窖鍛石,用冷水化開(水宜多,不宜少),次日水面上結一層如薄 冰 皆丹

又方︰先用麻油熬滾,次入白蠟熬數滾,再入白蜜熬勻,放冷水中半日拔去火氣,用鴨 毛(舊筆亦可)調敷,其痛即止。若傷重者並可內服,不至攻心。

又方︰豬毛一籃,入鍋內炒之,俟豬毛化成黑汁,取起冷定,加大黃數錢、共研末,再 加冰片一分,香油、茶油、蠟燭油俱可調搽,至神至驗之方也。

又方︰用蚶子殼(又名瓦楞子), 枯,研細末,配冰片少許,濕則乾敷,乾處麻油調搽

又方︰湯火傷治不得法,以致 赤腫痛,毒腐成膿,用麻油四兩,當歸一兩,入麻油內 煎焦去渣,再入黃蠟一兩攪化,隔水拔火氣,以布攤貼,立能止痛生肌,神效之至。

又方︰人乳和鹽敷之。

以上各方,簡便神效,雖傷及遍身,勢在垂危,或潰爛已久,均有奇效。

又方︰蟲蛀竹灰,平時收存,用時,以麻油調搽,極效。

又方︰茶葉嚼爛(將口漱淨再嚼),敷之,立愈。

又方︰南瓜,用壇裝貯埋土內,數月即化為水,愈陳愈佳。遇有湯火傷者,取水搽之,隨手而愈。南瓜北人呼為倭瓜。或用黃瓜亦可。屢試如神。

又方︰葵花,泡油搽之,越陳越佳。

又方︰真麻油二斤,生大黃切片半斤,銅鍋熬至藥色焦黑,瓦罐連渣收貯。遇有湯火傷 者,用鴨毛(舊筆亦可)蘸油搽之,止痛如神,二日即愈。平時製出,可備急用。

火爆傷眼

三七葉,搗汁點入,數次即愈。或用三七磨水滴入亦可,屢試如神。又上二方用南瓜水、葵花油點水,亦極神效。又跌打損傷打傷眼睛,南瓜方亦效。 <目錄>卷十三\跌打損傷

損傷諸方

回生第一仙丹︰治跌傷、壓傷、打傷、刀傷、銃傷、割喉、吊死、驚死、溺水死等症( 雷擊死雖未試過,想亦可治),雖遍體重傷,死已數日,只要身體稍軟,用此丹灌服,少刻 即有微氣,再服一次即活。大便如下紫血更妙。惟身體僵硬者難救。此系豫章彭竹樓民部家 傳秘方。道光初年,民部宰直隸時,有人被毆死已三日矣,民部往驗,見其肢體尚軟,打開 一齒,以此丹灌服一分五厘,少刻其尸微動,再灌一分五厘而活。其余甫經毆殺或毆死一二日者,全活尤多,終歲無一命案。惟時磁州地震,壓斃甚眾,民部製丹遣人馳往,救活不下 千人,大有起死回生之妙,誠千石第一仙丹。如能施藥傳方,救得一人之生,可全兩人之命,造福真無量也。

活土鱉蟲(又名地鱉、又名簸箕蟲。形扁不能飛,大小不等,色黑而亮,背有橫楞,前 窄後寬。以大如大指頭為佳,小者功緩,雄的更好。用刀切為兩節放地上,以碗蓋住,過夜,其蟲自接而活,方是雄的。隨處皆有,多生米店有糠之處及碓血下、倉底、灶腳。冬天灶 腳更多。或生面鋪,或油榨坊、並空屋乾燥之處。總在松土內尋覓。取活的,去足,放瓦上 (放 自製,不(飛 麝香三分(要 用蠟封口,不必活(要藥稱 須放暖室中 服白糖飲真散︰治跌打損傷已破口者,無論傷口大小,不省人事,或傷口潰爛進風,口眼歪斜,手足掣動,形如彎弓。只要心前微溫,用此藥敷傷口(如膿多者,用溫茶避風洗淨再敷,無膿不必洗),另用熱酒沖服三錢(不飲酒者滾水沖服),亦能起死回生。惟嘔吐者難治。藥 雖平淡,效最神奇,功在七厘、鐵扇諸方之上。藥料易覓無假,其價亦廉,或傳方,或施藥,功德亦非淺也。明天麻、羌活、防風、生南星(姜汁炒)、白芷各一兩,白附子十二兩,以口 當歸湯︰治跌打損傷未破口者,功能散瘀活血。雖已氣絕,打去一牙灌之亦活。此少林 寺教師方也。當歸、澤瀉各五錢,川芎、紅花、桃仁、丹皮各三錢,好蘇木二錢,酒水各一碗煎六分服。頭傷加 本一錢,手傷加桂枝一錢,腰傷加杜仲一錢,脅傷加白芥子一錢,腳 傷加牛膝一錢。

白糖飲︰凡跌打損傷如已氣絕,牙關緊閉,先用半夏在腮邊擦之,牙關自開,急用熱酒 沖白砂糖二三兩灌入,不飲酒者水服亦可,愈多愈妙。無論受傷輕重,服之可免瘀血攻心,至穩至靈,不可輕忽。

又方︰如氣絕不損人事者,急用生半夏研末,水調黃豆大塞鼻孔,方能蘇醒。男左女右。醒後鼻痛,用老姜汁搽過即不痛也。

又方︰先用活雞連毛破開,去腸雜,不用著水,敷罨傷處,雖至垂危,只要胸前微溫,即時立醒。然後用藥治之,仍服白糖為要。

又方︰野菊花連根陰乾,每用一兩,加酒與童便各一碗煎服,但有一絲之氣,無不活也

又方︰仙桃草連根陰乾研末,每服一二錢,開水送下。雖重傷垂危,服之立見功效。江 南一盜,身受多傷,躺臥道旁,一人路過見而憐之,村中乞水與飲,盜出此藥調水服下,服後半刻,遍身傷處作響,立即起而行矣。詢之,此草生麥地中,葉小梗紅,有子如胡椒大,內有一蟲,在小暑節內前後十五日采之,早則蟲尚未生,遲則蟲已飛去,無蟲則無功效。聞 廣西陽朔一帶亦有這種名麥杆草,八九月內方有蟲生可采。

二包,輪流熨傷處數次,痛止傷消。但不可太熱,恐傷皮肉。

破口傷

龍眼核,剝去光皮不用,將核研極細,摻瘡口,即定痛止血。此西秦巴裡坤營中急救方 也,大有功效。如口渴者不可飲水,但食油膩之物以解其渴。更忌食粥,食則血必涌出而死。或用前玉真散,最妙。

又方︰魚子蘭葉(珠蘭葉)更好。搗融敷之,立刻收口接骨。傷口寬大者,加白鹽少許。

第二次敷即不用鹽。其效非常,功在諸方之上。

又方︰月季花(又名月月紅)取葉搗爛敷之,立能止血消腫,雖斷筋亦可速愈。

又方︰蔥白、砂糖等分,搗爛、研如泥,敷傷口,其疼立止。又無疤痕,屢試神驗。

又方︰生半夏,研末敷上,即刻止痛止血,且易收口。

又方︰生松香、熟松香和勻敷之,立愈。或加生半夏末亦可。此軍營急救方也。

又方︰老姜嚼融敷之,數日平複如常,此方屢試屢驗,可保不致進風。惟敷時痛極,忍 耐幾時可耳。

又方︰胡椒末敷之,不惟速愈,且免縮筋,忍痛必效。

又方︰端午後采野麻葉,去筋,捶融如綿,遇破口傷敷之,立能止血結痂。又後接骨白炭方治破口傷亦效。

止血法

瘦豬肉切濃片貼上,無論傷口大小、血流不止者,立效如神。或用豬皮亦可。此急救止 血第一方也。

又方︰穿山甲片,炒枯,研末,候冷敷上。此亦止血神藥。

凡身上毛孔無故血出不止,此二方俱有奇效。平時製出以備急用最妙,不可泄氣。

又方︰草紙燒灰,候冷敷上亦止。

又方︰老姜燒枯存性,研末敷,亦神效也。

跌打吐血不止

乾荷花焙枯研末,酒調服,一日二三次,數日即愈,其效如神。乾荷葉亦可。或多服白糖飲更妙(見前)。

破口傷風

凡破傷風寒熱交作,口閉切牙,或吐白沫,手足扯動,或頭足扯如彎弓,傷口平塌者,最為險症。用前玉真散可以起死回生,最為神妙。如倉卒製藥不及,用手指甲、腳趾甲各一錢,香油炒黃研末,熱酒調服,汗出即愈。終不如玉真散之妙。

凡破傷風,先以自手三指並連,直插入病患之口,如可插入者易治,若只有二指插入者,其症必危。即婦人產後驚風,亦用此法驗之,可知生死。

凡人或以煙筒竹木等物,戳傷喉嚨,恐呼吸之氣亦有風扇,如頸項漫腫,口張不大,飲食難下,亦防破傷風。此是內吸風,終不息,無藥可治,醫者遇此,先須明告病家,庶免歸 咎。

割頸斷喉

急宜早救,遲則額冷氣絕。乘初割時,輕輕扶住仰臥,將頭墊起,合攏刀口,將血拭去,用大雄雞一只,快手輕去其毛,生剝雞皮,乘熱貼傷口。內服玉真散(見前)自愈。愈後雞

又方︰照前扶住仰臥,合攏刀口。用生松香、熟松香各半;或加生半夏末亦可,將傷口 濃濃敷緊(或用蔥頭和白蜜搗融敷亦可),外用膏藥(不論何項膏藥),周遭連好肉一並粘貼,再用布條圍裹,針線縫好。每日服玉真散三錢(方見前),覺傷處生肌即不必服,未生肌則日 之可活

戳傷腸出

好醋煮熱洗之(不可太熱,亦不可太冷),隨洗隨入,外用活剝雞皮乘熱貼上,再服玉 真

耳鼻打落

治法見前耳、鼻各部。

手指砍斷

將指接上,用蘇木細末敷之,外用蠶繭包縛牢固,數日即愈。

又方︰老姜嚼融敷之,新棉包裹,簡便神效,不可以平淡而輕忽也。

接骨法

杉木炭研極細末,用白沙糖蒸極融化,將炭末和勻攤紙上,乘熱貼之。無論破骨、傷筋、斷指、折足、數日可愈,屢試屢驗,不可輕視。忌食生冷發物。無杉木炭,用杉木燒枯亦可。

又方︰凡骨斷痛極者,先用鳳仙花根一寸(以肥大者為佳),酒磨服之,揉動則不知痛,然後可用藥治。或用麻藥(見癰毒諸方)敷之,亦不痛也。

又方︰當歸七錢五分,川芎五錢,乳香、沒藥各二錢五分,木香一錢,川烏四錢五分,黃丹六兩,骨碎補五錢,古錢(照前製法)三錢,共為細末,入香油一兩五錢,調成膏貼患 處

又方︰旱公牛角一個(火上炙乾一層刮一層),黃米面不拘多少(芥面亦可),榆樹內白皮 稀糊 樹木

又方︰古銅錢燒紅,淬入好醋內,再燒再淬,連製七次,研末,用酒沖服二錢,傷大者服三錢,其骨自接。無古銅錢,用新銅錢亦可,不如古銅錢之妙。有人因雞足折斷,如法試 之,果接續如故,乃烹此雞驗其骨折處,銅末周遭束住。又有人腳骨折斷,以銅末沖酒服之即愈。後因病故,十餘年改葬,視其脛骨處亦有銅末束之,真神方也。

又方︰大紅月月紅(又名月季花),采花瓣陰乾為末,一歲一厘,好酒調服,蓋被睡臥一又方︰公雞一只,重十兩上下(白毛烏骨者更妙),用手扭斷頭,竹刀割下,不用水,乾

又方︰五加皮四兩,小雄雞一只,去毛連骨,不去血,不沾水,同搗極爛,敷斷處,骨即發響,聽至不響,即將藥刮去,遲則多生骨矣。

又方︰活螃蟹一二只,生搗爛,滾酒沖服,極為神效。

又方︰取路旁牆腳來往人小便處日久碎瓦片,洗淨燒紅淬入好醋內,再燒再淬,連製五次,刀刮為細末。每服三錢,好酒下,雖骨折筋斷痛不可忍者,亦極神驗。

跌打傷筋

用韭菜搗爛敷,過一夜即愈。或照前月季花及碎瓦片方治之,亦可。

又方︰生旋複花根搗汁滴入並敷,日換三次,敷至半月,雖筋斷亦續,其效如神。

傷損縮筋年久不愈

楊梅樹皮,晒乾研末,和頂好酒蒸熟調敷,用布扎好,每日一換,不過三五次即愈,屢試如神,不可輕視。

又方︰見腰部三仙方,最為神效。

跌打損傷愈後行走不便

罐盛小便,火上燒熱,時時熏之,熏至數次即愈。有人手骨跌斷,愈後其手直硬不能活 動,照此熏之,平複如常。

腳趾割破久不收口行走不便

雞腳骨燒枯研末敷,即愈,甚效。

跌打青腫

整塊生大黃,用生姜汁磨融,敷之,一夜紫者轉黑,黑者即白矣。一日一換,其效如神

又方︰生半夏末,水調敷,一夜即消。

跌打青腫內傷

凡一切跌打損傷,遍身青腫,瘀停作痛,及墮仆內傷,一服即愈。用白木耳四兩,(如無白者,黑者亦可用),焙乾為細末。每服一兩,麻油拌勻,好酒送服。日服二次,藥完其患若失,百發百中,神妙非常。

打傷眼睛

火爆傷眼,見湯火傷門。凡眼睛打傷,或跌傷、或碰傷、或火爆傷、用南瓜瓤搗爛濃封,外用布包好勿動,漸即腫消痛定。乾則再換。如瞳仁未破仍能視也。瓜以愈老愈佳。有鮮地黃處,用地黃亦可。南瓜北人呼為倭瓜。

又方︰生豬肉一斤,以當歸、赤石脂二味研末,摻肉上貼之,拔出瘀血,眼即無恙。

閃跌手足

生姜、蔥白、搗融和灰面炒熱敷之。或用生大黃和生姜汁磨敷,均妙。

閃跌傷腰

方見腰部。

跌打損傷濕爛不乾

並治凍瘡濕爛。羊皮金紙,以金面貼傷處,過夜即愈,神效之至。

又方︰寒水石二錢, ,研細末,敷之,立見功效。

損傷碎骨在內作膿

田螺捶爛,加酒糟和勻敷四圍,中留一孔,其骨即出。

跌打損傷內有積血大小便不通

歸尾二錢,生地、川芎、桃仁、生大黃、紅花各一錢,酒水各半煎服。不飲酒者無酒亦可。

跌打損傷胸膈脹痛不食

白砂糖,用酒沖服(水沖服亦可),以多為妙。

騎馬傷股破爛

鳳凰衣(即抱過雞蛋殼),新瓦上焙枯研末,麻油調搽,即愈。或照跌打破口各方治之。

跌打損傷百藥不效

恐是中邪,照邪怪門鬼擊傷方治之。內有狗糞燒熏一法尤妙極也。

舊傷日久作痛或天陰作痛

治法見腰部閃跌毆打腰痛方。

又方︰益母草熬膏(忌鐵器)為丸,每服數錢,熱酒送下,十日全愈。其效如神。

增補止血補傷方

刀箭傷、馬踏傷、跌傷、一切物打傷無不驗。生白附子十二兩,白芷、天麻、生南星、防風、羌活各一兩,共研極細末,就破處敷上。傷重者,用黃酒浸服數錢,青腫者,水調敷上。一切破爛皆可敷之,即愈。此方宜平時預製,以治斗傷,可活兩命,價不昂而藥易得,亦莫大之陰功也。

增補傷科聖藥七厘散

上朱砂一錢二分(水飛淨),真麝香一分二厘,梅花冰片一分二厘,淨乳香一錢五分,紅於婦

上藥專治金瘡、跌打損傷、骨斷筋折、血流不止者,先以藥七厘燒酒沖服,複用藥以燒酒調敷傷處。如金刃傷重,或食嗓割斷,不須雞皮包扎,急用此藥乾摻,定痛止血,立時見效。並治一切無名腫毒,亦用前法調服。得此方者,調治毆諸傷,無不應手立兒。

凡受傷之時,或倉卒無藥,或鄉僻無良醫,恐傷輕變重,傷重致死多矣。地方官如虔合此藥,遇有驗傷,隨時施用,不獨傷輕者立愈,即傷重者亦可救,不啻救二命,實陰德無量也。

增補被毆傷風方

荊芥、黃蠟、魚鰾(炒黃色)三味各五錢,艾葉三片,入無灰酒一碗,煮一炷香久,熱飲能

增補九分散

治跌打損傷,乳香一兩,沒藥一兩,麻黃(去節)一兩,馬前子一兩,共研細末,瓷瓶 貯

增補八厘散

治跌打損傷,香瓜子一錢,生半夏一錢,明雄一錢(水飛),西砂仁一錢,當歸頭一錢 ( 細

一服八厘保安寧。須臾便得活命。

增補紅花散

治跌打損傷。鮮紅花一兩,全當歸一兩,乳香五錢,兒茶二錢,明雄一錢(水飛),朱 砂

西

增補大保紅藥丹

治跌打損傷服各部引藥,附此方,救人甚多。真上肉桂二錢(去皮),廣木香二錢(要 枯

分,淨

右腳腿加中黃二錢。

刑杖傷

夾棍傷

速用熱童便一盆,將足浸入,如便冷,燒紅磚兩塊淬之即熱,直浸至童便面上浮起白沫,其傷盡出矣。再用跌打損傷各方治之自愈。如已骨損,亦照跌打損傷門內接骨方治之。

杖傷

血竭一錢,輕粉、黃丹(水飛淨)各二錢,白礬一錢,共為末摻上,忍痛一時,次日其肉

又方︰杖後即飲童便一碗,或用酒沖白糖服之(不飲酒者水服亦可),以免瘀血攻心。

再杖

銅鐵竹木雜物入肉

鐵針入肉

針入肉內,隨氣游走,若走至心窩甚險。急用烏鴉翎數根,瓦上焙焦黃色,研細末,酒調服一錢。外用車輪上油垢,調真磁石末,攤紙上如錢大,貼之,每日一換,自出。

又方︰生磁石一兩,研末,用菜油調敷皮外離針入處寸許,漸漸移至針口,由受傷原處而出,神效。

又方︰生癩蝦蟆眼珠,放針口半日後自出,神效。

鐵針並銅鐵錫鉛入肉

陳腌肉皮(陳火腿皮更妙)捶融,敷之,即出,極效。

鐵彈入肉

扁魚肚膽(俗名邊魚)煮融,和糯米飯搗爛敷之,換兩三次即出。此在手足及兩股用之。

若在身上及肚腹內,用土狗(又名蛄螻)同扁魚肚煮融搗爛敷,雖不能取出,其彈漸落下部,不能為害矣。

箭簇銅鐵錫子並一切雜物入肉

蜣螂三個(俗名推車蟲,查藥物備要便知),巴豆四五粒,共搗如泥敷傷處,先止痛後作

又方︰搔蛺子(又名搔甲蟲、又名偷油婆、江蘇人呼為臟螂、查藥物備要便知)搗融敷之

又方︰南瓜(北人呼為倭瓜,江蘇等處有呼為北瓜者),搗融四圍敷之,隔日必出,極效

又方︰乾莧菜搗爛,和紅砂糖敷之,自出,奇效。

又方︰真象牙刮末,水調敷,乾則加水潤之,甚驗。

又方︰紅膏藥(見痛毒諸方)敷之,無不出也。

瓷片入肉

白果(要三角形者,去殼與心)不拘多少,浸菜子油內,取出捶融貼之,日換一次。雖入

魚肉各骨入肉

以上各方通治。山楂研末調敷。如在口中、牙縫等處,山楂煎濃汁含一二時自出。

竹木入肉

以上各方通治。鹿角燒枯存性,研末,以水調敷,久不出者,不過一夜即出。

又方︰松香敷上,用布包裹,三日必出,不痛不痒,甚妙。

又方︰生蒲公英搗爛敷,雖腫爛日久亦效。

又方︰鮮牛膝搗爛敷,縱傷口已合,刺亦自出。

又方︰蓖麻子搗爛敷,痛止即出,神效。

水銀入肉

真川椒研末,生雞蛋白調敷,用布包緊,過夜即出。

銅鐵竹木等物入肉雖已拔去傷口腫爛不愈

蔥頭和白沙糖(又名洋糖,又名鹽糖)搗融敷之,極效。如再不愈,即用玉真散(見跌打

藥箭入肉箭已拔出傷口腫爛不愈

明雄末敷之,有水流出即愈。

銅鐵入骨

昔邢曹進,簡中左目入骨,拔之不出,痛苦欲死,其家廣修佛事後,夢一僧告以用寒食餳敷之,俟發痒時,將本人捆縛床柱,用力拔之而愈。見《龍威秘書?集異》記。寒食餳,即寒食日所做米糖也,如無,即平日所做米糖亦可用。

  【倪海厦讲解】阳交穴至外丘穴(治犬咬伤)

再来是阳交。阳交跟外丘这两个穴道很妙。如果我们把脚延伸下来,从外踝裸直上七寸,这个穴道我们称之为外丘穴。从外丘往后一寸,就是阳交穴。然后阳交穴再会到阳陵泉。上去走到膝关,到中渎、风市穴,这是胆经的经络的走向。那我为什么说很好玩。有病人来找你看病,病人说我左脚痛,而且这痛很奇怪,这个痛会转个弯再上去。这个病人陈述的就是胆经的位置。老外这一辈子也不晓得什么叫针灸,但他在陈述那个痛的时候,却十足地证明我们老祖宗是对的。这老外从来没有学过针灸,竟然知道胆经这样走。我们手上三阳络的地方会转个弯,脚上外丘的地方到阳交也会转个弯。
 
阳交是阳维脉的郄穴。阳维脉的郄穴,就是阳交穴。像发狂奔走、抽筋、脚痛,这些通通可以,无所谓虚实。有个有名的治症是这样子,对于穴道要知道它的穴性。书上说外丘穴,猘犬咬伤 ,就是被疯狗咬到。那种很大的狗、很凶恶的狗。那种狗到处咬东西,牙齿很脏,狗的牙齿是圆形的,咬到不容易收口,毒还会进去。那为什么要用外丘,因为这个狗咬到大部分在外丘这边,一口咬到腿上面,对不对。我们怎么治疗?比如说你看到病人来,疯狗的齿痕在这边,就在齿痕上放艾绒,用隔姜灸,先把生姜切片打洞,放到咬伤的地方,千万不要用错了。隔着生姜来灸它。艾本身是纯阳的,是解毒的。所以,蛇咬伤跟狗咬伤都一样的处理方式。黑蜘蛛咬伤,也都是一样的处理。不管什么毒,它就能分解它的毒。灸完被咬伤的地方,同时要灸外丘,非常好用。所以书上写疯狗咬伤,那你也不能只记得病人是狗咬伤,那猫咬伤怎么办,那天把你太太惹毛了,太太狠狠的咬你一口,你也一样要在那灸啊!一样的意思嘛,这要活用。外丘穴是足少阳胆经的络穴,中渎是别络。主要的络,络到胆,胆跟肝经表里,络到肝经的地方就是外丘。因为它是络穴,肝又是解毒的,你一灸外丘穴。人体解毒的力量就会加强。无所谓虚实寒热。你看书上,现在的书上打错,外丘这边写“速以三姓人可灸”,这是打字打错了。什么叫三个不同姓的人来灸,这是灸三壮的意思,原文是“速以三壮可灸”。 

                                                                                                               2016年元月十三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觉金 > 《古书》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濮阳谓倨家庭服务有限公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