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军的顶级梦幻战舰——尘封于图纸上的66型中型巡洋舰

2018-12-18  fairyfail

?在大型战争题材网络射击游戏《战舰世界》中,位居苏系巡洋舰科技树最顶端的一款战舰“莫斯科”号以其华丽的身姿和强大的战斗力赢得了众多玩家的喜爱,它在现实中的原型便是苏联海军于上世纪50年代初规划的66型中型巡洋舰工程。然而,命运的捉弄以及时代的变迁使得66型最终仅存于尘封的档案与图纸之中,历史甚至都没有给它登上船台开工建造的机会。

《战舰世界》游戏中的苏系X级巡洋舰“莫斯科”

在1951年初的一次例行会议上,斯大林对新制定的造舰计划进行了审查。他在会上指出,由于美国海军在1948~1949年新服役了3艘装备203毫米主炮的“得梅因”级重巡洋舰,苏联海军当时正在批量建造的搭载152毫米主炮的“斯维尔德洛夫”级轻巡洋舰已经无法与之抗衡,而让装备305毫米火炮的“斯大林格勒”级重巡洋舰与之交战又不经济。基于这样的判断,最高领袖下令立即着手研发一型与美国同类战舰相比火炮口径更大、射程更远且航速更快的“中型”巡洋舰(?средний? крейсер,或称为“中间型”巡洋舰)。

1948年服役的“得梅因”号重巡洋舰(CA-134)

同年7月,斯大林将先前遭到废黜、贬职并发配到远东的库兹涅佐夫重新召回莫斯科,并再次任命他为海军部长。经过初步研究,中型巡洋舰的主炮口径被确定为220毫米,排水量24000吨,首舰计划于1957年交付。当年11月27日,工程编号为66型的中型巡洋舰的战役战术任务书得到库兹涅佐夫的签字批准。

该型巡洋舰的基本作战任务包括:

击败装备203毫米主炮的敌方重巡洋舰,并消灭敌方的轻巡洋舰;

压制敌军中口径岸防火炮,并摧毁敌方岸上设施;

增加己方舰队轻型兵力的作战稳定性。

66型中型巡洋舰的初步设计工作交给了第17中央设计局负责,拥有丰富船舶设计经验的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奇·基谢廖夫(Н.А.Киселёв)被任命为66型工程的总设计师,在此之前他曾设计了“斯维尔德洛夫”级轻巡洋舰,后来又主持设计了“莫斯科”级反潜巡洋舰(直升机母舰)。1953年4月18日,根据苏联部长会议颁布的《关于保障建造潜艇和轻巡洋舰的决定》的第1080-441号决议,已经开工的“斯大林格勒”号重巡洋舰以及另外2艘同型舰的建造工作被叫停。但66型中型巡洋舰项目却没有因斯大林的逝世而立即下马,对66型工程初步设计的修正工作也继续由第17中央设计局展开,并于同年8月完成。

苏联造船工程师、66型巡洋舰的总设计师基谢廖夫

66型中型巡洋舰采用平甲板船型,标准排水量为26230吨,满载排水量30748吨。舰体最大长度为252.5米,其中水线长242米,最大宽度25.7米(同水线宽)。155毫米厚的主装甲带长度占到了水线长度的60%,这一厚度是按照免疫重152千克、初速762米/秒、与航向角呈0°~55°区间内、从75~130链距离上或航向角65°~180°、90~130链距离上打来的203毫米炮弹来设计的。水平装甲则主要是为了抵御从150链的距离上(这也是美国重巡洋舰装备的203毫米火炮的最大有效射程)以大落角射来的203毫米炮弹。此外,水平甲板还可以抵御500千克高爆航空炸弹的破坏。66型也十分重视水下防鱼雷设计,两舷的水下防护构造从装甲堡艏隔舱壁一直延伸到艉隔舱壁,可抵御住装药量250千克的ФАБ-500的直击爆炸,或者距离7米外装药量600千克的鱼/水雷的非接触爆炸;船底的水下防护则可以抵御距离船底4米外的250千克近失弹或距离7米外的鱼雷/水雷的爆炸。

66型中型巡洋舰的水雷防护构造示意图(第142肋骨部位)

66型中型巡洋舰的主动力装置由3台各70000马力的主齿轮传动式涡轮机组和9座КВГ110/64型水管锅炉及配套的辅机组成。另外在上甲板的上层建筑内,还装有2台蒸汽发生率为15吨/小时的辅助锅炉。根据第45中央科学研究所的水池模型试验,当该型巡洋舰在深水区3级海况下,以210000轴马力、200转/分钟的转速航行时,最大航速为34.5节;在搭载3970吨燃料(不含无法利用的底油)时,在18节经济航速下的续航力为5000海里。

陈列在圣彼得堡中央海军博物馆内的66型巡洋舰官方模型

舰上最主要的武器是9门搭载于3座СМ-6型三联装主炮塔内的СМ-40型220毫米火炮,该炮身管长14300毫米(65倍径),可发射176千克重的穿甲弹和爆破弹,最高射速5.8发/分钟(有资料称为4~5发/分钟),理论寿命600发。主炮装填角为固定的+5°,在使用重93.5千克的发射药时,弹丸初速为985米/秒,最大射程260链(约49410米),膛压3600千克/平方厘米。每门火炮的标准弹药基数为100发,也就是全舰的220毫米主炮炮弹总贮备数为900发。在此基础上,舰上还可以多贮备180发主炮炮弹。

66型中型巡洋舰的220毫米主炮和130毫米副炮群

66型中型巡洋舰的主炮通过舰上的“重锤-66”型(Молот-66)主炮射击指挥仪系统进行远程自动或半自动遥控,在必要时也可以进行手动操控。该系统由安装于舰桥顶部的1部指挥测距部位以及2部 “齐射”型(Залп)火炮目标指示雷达(炮瞄雷达)组成,前者带有安装在同一高度上的两部基线长分别为8米和10米的КДП-8-10型合像式光学测距仪。不过,舰上的3座主炮塔只有1部指挥测距部位和2部“齐射”型炮瞄雷达保障射击。因而在射击位于本舰后方的目标时,只能依靠主桅上的那部“齐射”型炮瞄雷达来提供目标方位和距离。

66型中型巡洋舰指挥塔特写,注意舰桥顶部的稳定瞄准部位(前)和指挥测距部位(后)

66型舰的副炮配置为4座БЛ-109А型双联装130毫米高平两用火炮,在首尾上层建筑前方各装备了2座。该型火炮与战后苏联海军大批量装舰的同口径СМ-2-1型双联装高平两用炮的区别仅仅是炮塔样式不同,在火炮弹道性能和使用的弹药方面都完全相同。该炮由电机驱动时的最大射速为15发/分(单管),手动模式则为8发/分,可发射130毫米口径的半穿甲弹、杀伤爆破弹、防空弹、带伞式照明弹和无源干扰弹在内的多种弹药,在使用12.92千克重的发射药时的最大射程为32390米,对空中目标的最大拦截射程则为22400米。

小口径防空炮方面,66型巡洋舰在上层建筑两侧装备有6座СМ-20-ЗИФ型四联装45毫米高炮(总备弹数19200发)和6座БЛ-120型四联装25毫米高炮(总备弹数24000发),前者可以从舰上的4部“俄尺-Б”型炮瞄雷达那里获取空中目标的射击诸元,后者则采用手动瞄准。СМ-20-ЗИФ炮的理论射速最大可达540~640发/分钟(单根炮管135~160发/分钟),对水面和岸上目标的最大射程为9150米,对0~300米/秒飞行速度的空中目标的斜距射程则为5000米。另一种小口径高炮БЛ-120的最大射速为1080~1200发/分钟(单根炮管270~300发/分钟),弹丸初速910米/秒。

66型的防空武器都集中布置在上层建筑两侧,但这一设计容易在遭受敌方攻击后大量损毁

?按照第17中央设计局的估算,建造一艘66型中型巡洋舰约需1622万个工时。预期成本为9亿卢布(当时币值),差不多是同一时期正在苏联各地的造船厂批量建造的单艘“斯维尔德洛夫”级轻巡洋舰(单艘造价3.22亿卢布)的3倍!起初,造船工业部将66型巡洋舰的首制舰建造地点安排在列宁格勒第194造船厂(现在的圣彼得堡海军部造船厂),计划于1953年铺设龙骨,1957交付海军。然而到了1952年的8月份,他们又将66型首舰建造任务的承包单位改到了毗邻的列宁格勒第189造船厂(现在的圣彼得堡波罗的海造船厂)。批量投产的后继舰则定于1953~1956年开工建造,1957~1959年陆续建成服役。

《战舰世界》游戏中的“莫斯科”号巡洋舰效果图

?不过,由于66型中型巡洋舰最终被苏联政府高层下令取消,该型舰最终沦为了一型从未开工过的图纸船。不过在《战舰世界》游戏中,苏系X级巡洋舰却被命名为“莫斯科”号(Москва)。实际上,“莫斯科”号是已开工的82型重巡洋舰,也即“斯大林格勒”级重巡洋舰的2号舰的名字。该舰于1952年9月9日在列宁格勒第189造船厂的A号船台正式动工,总建造师为涅奥皮哈诺夫。国内的另一款手游《战舰少年R》则沿用了《战舰世界》的这一架空设定,仍将其称为“莫斯科”。

《战舰少女R》手游中的“莫斯科”立绘(转图自@战舰少女R 官博)

特别篇:?美苏顶级巡洋舰之间的对抗

苏联权威的第45中央科学研究所(现在的“克雷洛夫”中央研究院)在对66型中型巡洋舰初步设计的修正方案和美国“得梅因”级重巡洋舰进行作战能力的综合对比后,得出了以下结论:

1. 在150链(美制203毫米火炮的极限射程)到260链(苏制220毫米火炮的极限射程)之间,是66型巡洋舰的优势区,66型可以击穿“得梅因”级的甲板,而后者却因射程不够而无法开火。但是在200~260链(37~48千米)的距离上,不仅无法用目视观察,就连“齐射”型炮瞄雷达也无法对弹着点的水柱进行观测,也就无法据此来修正射击诸元;而在150~200链(27~37千米)的距离上,220毫米火炮的命中率极低,即使用尽全部的主炮弹药(1080发),也无法保证“得梅因”级退出战斗;

2. 在140~150链的正常交战距离上,苏方可以击穿美方的甲板,美方虽然无法击穿66型弹药库所在位置的甲板,但却可以击穿机炉舱区域的甲板。总的来说,在这个距离上“得梅因”级能够被对方击穿的区域面积要大于66型,但前者主炮的高射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一差距;

3. 在130~140链的距离上,双方均可保证对机炉舱部位的互穿,但“得梅因”级主炮的高射速使其依旧占据一定的优势;

4. 在120~130链的距离上,随着入射角的变化,66型的甲板将不会再被203毫米炮弹击穿,而66型的220毫米炮弹依旧可以击穿“得梅因”级的甲板,因此这个距离范围内是66型的“绝对优势区”;

5. 在80~120链的距离上,当炮弹来袭方向与舰的航向角呈40°~50°时,双方都无法保证击穿对方的装甲堡。此时美方203毫米炮的射速依旧占有优势,但66型上最大射程为177链的130毫米副炮可以参加炮战,而美舰上的127毫米炮的最大射程只有90链。因此在这一距离上,66型可以依靠高平两用副炮来弥补主炮射速上的不足;

6. 当交战距离进一步压缩到75~80链时,66型可以继续击穿“得梅因”级的装甲,反之则不能,因此这个距离也是苏方的绝对优势区域。

最后,第45中央科学研究所的结论认为,66型中型巡洋舰的设计满足战术技术任务书中对于“击败敌方重巡洋舰”的要求,同时认为以66型巡洋舰34.5节的最高航速,在选择与对方(“得梅因”级的最高航速约为33节)保持最有利的交战距离方面更有主动权。不过,“得梅因”级的203毫米主炮射速较66型上的220毫米主炮要高出一倍。这也使得双方在一般交战距离上(130链以内),66型巡洋舰无法按照斯大林的设想从容地击败美国重巡洋舰,这也成为了66型工程最终下马的一项重要依据。随着交战距离的不断拉近,最终逼近到50链(9.3千米)时,66型的优势全部消失,此时“得梅因”级主炮的射速和精度优势则逐渐显现出来,后者的装甲防护水平同样十分优秀。

66型中型巡洋舰侧视彩图
“得梅因”级重巡洋舰“塞勒姆”号(CA-139)侧视彩图

(完)

本文参考资料:

Кузин В.П., Никольский В.И. ?Военно-Морской Флот СССР 1945-1991?,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ИМО, 1996 г.

Платонов А.В. ?Крейсеры советского флота?, Галея Принт,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1999 г.

Широкорад А.Б. ?Оружие отечественного флота. 1945-2000?, Харвест, Минск, 2001 г.

Бережной С.С. ?Крейсера и Миноносцы?, Военное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Москва, 2002 г.

Широкорад А.Б. ?Флот, который уничтожил Хрущев?,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АСТ, Москва, 2004 г.

Stephen Mclaughlin. ?Project 82: The Stalingrad Class?, ?Warship 2006?, Conway, 2006.

Соколов А.Н.?Альтернатива. Непостроенные корабли Российского Императорского и Советского флота? , Москва, Военная Книга, 2008 г.

アンドレイ V. ポルトフ.《ソ連/ロシア巡洋艦建造史》,日本,《世界の艦船》,2010年12月号増刊(№ 734).

Васильев А.М., Морин А.Б. ?Средний крейсер адмирала Кузнецова. Проект 66?, Гангут,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2013 г.

Васюнькин В.В. ?Крейсера Советскогог Военно-Морского Флота?, Часть II, Галея Принт,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2014 г.

施展.《从零开始的远洋舰队核心:苏联海军68系列轻巡洋舰 设计历史篇》,《海陆空天惯性世界》,北京,2017年03月号.

施展,余豆豆,Yukikaze.《人民领袖的名义——苏联海军82型“斯大林格勒”级重巡洋舰》,《海陆空天惯性世界》,北京,2017年增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濮阳谓倨家庭服务有限公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