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舟:四州山全息别墅

原创
2019-06-15  三驾马车1...

河南宏力学校高二(16)班  刘一舟(授权发表)

2119年初夏,在山西省平陆县的四州山上,“银河房地产公司”最新推出了一批全息别墅。他们的宣传口号是:想您所想,住您想住——一座山,就是一座别墅!

这座海拔近九百米的四州山完全成了一片绿色的立体海洋、智能海洋。仰视、平视、俯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茂密的树木,而以洋槐树居多。在老远的地方就可以闻到沁人心脾的槐花香。四州山的每一处花、每一处草、每一处树、每一处路,都是“全息别墅”的有机组成部分,都可以随时与身置其中的人进行对话、提供引导服务。

刚从澳洲悉尼回到祖籍的刘怀德就迫不急待地来到了四州山上。他是中午才从西安机场下的飞机,而后驱车匆匆返回了他既熟悉又陌生的故乡。三十多年前,刘怀德出生于悉尼。他的年迈的父母不止一次地给他讲述刘氏祖先居住在山西省平陆县四州山脚下这块热土的往事。而今,刘怀德终于踏进了他的父母少年时代成长的土地,却完全找不到父母口中所描述的故乡的影子了。

“您好!尊贵的刘先生,欢迎您入驻'全息别墅’!”刘怀德伸手触碰了一下路边的信息桩,信息桩上的微型送音器就发出了柔和的声音。

刘怀德并没有立即进入绿树掩映的“全息别墅”房屋内部,而是沿着五颜六色的鹅卵石组成的幽静山路走向四州山顶上高耸入云的观光塔。

“刘先生您好!”可能是感应到了刘怀德的气喘吁吁声吧,路边一片绛紫色花丛中一个小绵羊造型的扩音器伴随着动听的旋律提醒道,“您可以触按路旁黄色座椅上的绿色按钮,我们的旋转山廊可以自动送您到达四州山观光塔休息。”

走了这么几分钟,刘怀德还真是觉得有些累了,他揿动了路旁那个按钮,那条美丽的石子路缓缓转动起来,正像是一条无声的五彩河水。到了观光塔下,刘怀德进入了观光塔,一直上到第68层才停了下来,在这个位置,他足以瞭望四周了。

空气非常清澈,透过明净的玻璃窗,刘怀德可以望见北边的蒲州、绛州、西边的解州、南边的陕州。他知道伯乐相马的古道、闻名于世的运城盐湖“死海”、天下名扬的鹳雀楼都在他的视野范围内。然而,刘怀德长久地注视着的却是四州山脚下那条宽阔的209国道往南伸去的地方。他通过父母之口,通过读他的九世祖刘克武在一百多年前所写的家庭回忆录《往事如烟》,知道这条国道在两千多年前正是“假虞伐虢”之道,而他的祖先就曾住在这条国道边的某个地坑院里。如今,这里全是莽莽林海,林海中点缀着几处疗养院或休闲山庄,209国道像一条飘带一样时隐时现地穿过林海飘向了南边几十里外的黄河岸边。

眼前的景象,再也不是父母口中描述的模样,更不是祖先在书中所记述的样子了。

刘怀德乘着观光塔中的井式电梯,直接到达了全息别墅他事先预订的2088号房间——2088,这是他在悉尼出生的年份,也是他的父母最后一次告别故土的年份。

“刘先生您好!我是您房间里的全天候服务员小倩。”一个柔美的声音似乎从房间的每个角落里发出来,“热水澡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我们有960种中外菜肴组合供您随意选用,有130种中外房间全息景观体验模式供您自主选择。谢谢!有事请您直呼'小倩’!”

匆匆洗了一把澡,刘怀德躺在床上,翻着床头显示屏上的菜肴:韩国热干面、日本寿司、法国鹅肝、澳洲龙虾……对于这些,刘怀德看也不看。他把所有的菜肴浏览了一遍,也没有找到他想找的。

“尊敬的刘先生,您的心情不好吗?有需要小倩为您效劳的吗?”小倩依然温柔地说。

“有没有本地最传统的——一百年前至少五十年前——老百姓日常吃的菜肴?”刘怀德有些不耐烦地问。

“一百年前?五十年前?”小倩迟疑起来了,“oh,My god!我明白了,刘先生是想吃怀旧类的菜肴了。烤全羊?烤羊肉串?啤酒鸭?土豆炖牛肉?”

“不是,我就想吃一个手工馒头,就着一小碟油辣子泼出来的腌咸韭菜,喝一碗玉米糊糊。”

“呃……呃……”小倩又迟疑了半晌,“对不起,刘先生!您说的这个菜肴组合我们还真的没有!让您受委屈了。”

胡乱吃了几口,刘怀德觉得没有什么胃口。倒是“四州山”牌矿泉水,让他从中品出一缕遥远的甘甜来。

刘怀德接着翻着床头另一个显示屏,选择住房景观模式。“澳洲悉尼海景式”,刘怀德看着禁不住笑了笑,轻轻翻过。“法国普罗旺斯熏衣草式”、“俄罗斯圣彼得堡皇宫式”、“张家寨青山绿水式”、“西藏布达拉宫式”……

“尊敬的刘先生,您……还没有找到您满意的全息景观房间模式吗?”小倩看来也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客人有些与众不同了,“您希望住在怎样的全息模式中呢?”

哦……我希望……刘怀德也有些难为情起来,“我希望住在五十年前……不,一百多年前农村那种地坑院式的、土窑洞式的全息景观模式……”

“噢!又是五十年前、一百年前,哦不,一百多年前,”小倩很些尴尬地说,“我们这座全息别墅汇集的是近三年全球最先进的全息景观房屋模式,以及未来五年内全球最有可能的全息景观房屋趋势模式。真是对不起,我真是……很难过,不能满足您的要求!对不起!”

刘怀德叹了一口气。他最终找到了一曲萨克斯吹奏的《四州山的风》作为入眠曲,慢慢进入了梦乡。

“明天,我要到那林海的深处去,或许我还能找到刘氏先辈曾住过的那种土窑洞,或许,我还能在某户人家吃到热馒头夹辣子油泼咸韭菜呢……”刘怀德在梦里这样幸福地憧憬着。

2019.6.15

【本文获得第六届全国中学生科普科幻作文大赛河南省初赛一等奖】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濮阳谓倨家庭服务有限公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