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首宋词,唱尽大宋三百年繁华与沧桑

2019-07-17  伟天英

三百载清平岁月,多少词人用妙笔诉说宋代三百多年的繁华与沧桑。

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

五代: 李煜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十首宋词,唱尽大宋三百年繁华与沧桑

这首词,情真意切、哀婉动人,深刻地表现了词人的亡国之痛和囚徒之悲,生动地刻画了一个亡国之君的艺术形象。正如李煜后期词反映了他亡国以后囚居生涯中的危苦心情,确实是“眼界始大,感慨遂深”。

李煜的愁思,恰似一江春水,东流不复返,他的词饱含血泪,就此开启一个属于宋词的时代。

鹤冲天·黄金榜上

宋代: 柳永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十首宋词,唱尽大宋三百年繁华与沧桑

据传说,柳永善作俗词,而宋仁宗颇好雅词。有一次,宋仁宗临轩放榜时想起柳永这首词中那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就说道:“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就这样黜落了他。 柳永便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而长期流连于坊曲之间。他是宋代第一个著名的专业填词人,创作了一百多种词调,开一代新风,宋初词坛因他的存在而熠熠生辉。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宋代: 晏几道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十首宋词,唱尽大宋三百年繁华与沧桑

晏几道半生沉醉在梦里,有人统计,晏几道存世词260首,写梦的有60余首。 只有在现实中饥寒困顿的人,才会在梦中谈笑。晏殊在时,晏几道声色犬马,晏殊死后,晏几道穷困潦倒,他从不利用其父的门生故吏谋取功名,仕途不甚如意,他的生活,只剩下词。

小苹的形象不仅在词人的心目中再现,就是今天的读者也不能不受到强烈的感染。字字情中有景,整篇结构严谨,情景交融,不失为我国古典诗词中的珍品。

玉楼春·春景

宋代: 宋祁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十首宋词,唱尽大宋三百年繁华与沧桑

早春郊游,地在东城,以东城先得春光。风和日丽,水波不兴。春日载阳,天气渐暖。以“红杏”表春,诗词习见。词人独得,在一个“闹”字。王国维称道其“境界全出”。把无声的姿态说成有声的波动,仿佛在视觉里获得听觉的感受。不但使人觉得那杏花红得热烈,甚至还可使人联想到花上蜂蝶飞舞,春鸟和鸣,从而感受到春天带来的活泼生机。 一反同时期文人伤春惜春的风气,宋祁这首咏春词随意落墨,风流闲雅,一个“闹”字点出繁花盛开之状,卓绝千古。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宋代: 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十首宋词,唱尽大宋三百年繁华与沧桑

王弗16岁嫁给苏轼,去世时年仅26岁,十年夫妻,正当青春,竟成永诀。十年间,苏轼因反对王安石变法而屡次被贬,身陷政治斗争的漩涡中,此时才过不惑之年,却已尘满面,鬓如霜,纵使相逢,或许已不相识,唯有柔肠寸断。

苏东坡曾在《亡妻王氏墓志铭》记述了“妇从汝于艰难,不可忘也”的父训。而此词写得如梦如幻,似真非真,其间真情恐怕不是仅仅依从父命,感于身世吧。作者索于心,托于梦的确实是一份“不思量,自难忘”的患难深情。

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

宋代: 秦观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十首宋词,唱尽大宋三百年繁华与沧桑

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和他的老师一样不走运,早年屡试不第,入仕后屡遭罢黜。可他却用一手烂牌,打出了精彩人生,正所谓“风流不见秦淮海,寂寞人间五百年”。这首词以轻浅的色调、幽渺的意境,描绘一个女子在春阴的清晨里所生发的淡淡哀愁和轻轻寂寞。全词意境怅静悠闲,含蓄有味。

满江红·写怀

宋代: 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十首宋词,唱尽大宋三百年繁华与沧桑

岳飞工诗词,虽留传极少,但这首《满江红》英勇而悲壮,深为人们所喜爱,它真实、充分地反映了岳飞精忠报国、一腔热血的英雄气概。激励着中华民族的爱国心。抗战期间这首词曲以其低沉但却雄壮的歌音,感染了中华儿女。

两年后,岳飞挥师北伐,收复洛阳,又在郾城、颍昌大败金兵,进军朱仙镇,南宋朝廷却以十二道金牌召其回朝,并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他杀害。

永遇乐·落日熔金

宋代: 李清照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十首宋词,唱尽大宋三百年繁华与沧桑

南渡之后,迎接李清照的却是孤寂的后半生,丈夫赵明诚死后,她几经波折,颠沛流离。同样是在春天,她由一个写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闺中少女,变为叹息“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的孤苦老妇。

这首词不仅情感真切动人,语言也很质朴自然。作者在这首词的下片中,无论是用当年在汴京赏灯过节来作今昔对比也好,还是用今天的游人的欢乐来反衬自己的处境也好,都能更好地刻划出诗人当前的凄凉心情。真是语似平淡而实沉痛已极。

青玉案·元夕

宋代: 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十首宋词,唱尽大宋三百年繁华与沧桑

上元之夜,满城灯火,就象一夜春风吹开了千树万树的繁花,满天的焰火明灭,又象是春风把满天星斗吹落。真是一片灯的海洋,焰火的世界,令人眼花缭乱。然而,元宵夜的节日气氛和辛弃疾格格不入,他在众多女子中寻找“那人”的身影,却见她孤独地站在灯火稀落之处。元宵夜的热闹非凡,更衬托出她的卓尔不群,她正是辛弃疾自身的写照。

唐多令·芦叶满汀洲

宋代: 刘过

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头,故人今在否?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十首宋词,唱尽大宋三百年繁华与沧桑

刘过重访南楼,距上次登览几二十年。当时韩侂胄掌握实权,轻举妄动,意欲伐金以成就自己的“功名”。而当时南宋朝廷军备废驰,国库空虚,将才难觅,一旦挑起战争,就会兵连祸连,生灵涂炭。词人刘过以垂暮之身,逢此乱局,虽风景不殊,却触目有忧国伤时之恸。这种心境深深地反映到他的词中。

山河破碎,春去人间,宋词的时代早已远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濮阳谓倨家庭服务有限公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